以此年

午后阳光般的眼神

2018年1月2号晚,参加了人生第一次公司年会。作为一个小白,不用喝太多的酒,到处去答谢走场。但杯中的橙汁变成了像红酒的可乐变成了啤酒,还好白酒,已被别人拿走。一杯,我亲亲的直系领导,一杯,用来所有过来走场的人,没人认识我或者说需要认识我,转身就走,客套的话,目光,放心都和我没关系,也能落的轻轻松松的蒙混过去。好的是,多了时间去感受,那些醉眼朦胧同事。

腊月二十九,忽然下了大雪,晴了两天初二又下,然后,又晴又下又晴。听老年人讲,过年有这样的天气今年的年景好,人也好,平安,健康!

杜染在楼下喊我,小落,同学来了,下来吧。我换好黑色长裙,下楼,搂住他的脖子,亲我一下。又闹,他偷偷掐着我的腰,你的同学们都在那边看着呢。30岁的杜染是我丈夫,一个研究所的医药专家。丁梨在酒会开始前对一班老友说,今天,一是庆祝小落和杜染结婚两周年,二是给欧阳望接风。丁梨是我的好朋友,有着酒红色头发和很勾人的烟花眼,比我大3岁,刚刚离婚。

那个有点大腹便便的高层领导,那个有点瘦弱的中高层领导。不知道为何,那些人那样兴奋,可我感觉到,有些人伶着酒瓶,脸上一脸丈气豪情,在仰起头时心里是苦的。有些好像成了既定的规矩,每个人都知道不好,但每个人都不能失去他。那个烂醉如泥的小伙,那个喝的晕头转向的领导,是不是,多喝一杯酒,你和领导的关系就会多近一步呢?可是他都不知道他在和谁喝,要怎么记得你,一个是在完成自己的流程,一个只是被动的接受而已。那些刚入职场的小伙子们对于这一切,像是跃跃欲试,二三人相约或者说是壮胆吧,拿着酒找他们的领导,以表谢意,好像领导喝了他这杯酒就是对他的认可,对他的重视,这之间一点点微妙的关系,可真是暧昧不清。有时有点心疼男生,他们可能也要背负太多,酒场上不得不一杯一杯的酒,有些无奈。每个光鲜的背后,都有这不同的灵魂,保留一丝真我的人们,眼神里有些沧桑,不透彻。可那些已经迷失在酒场里的人,眼神里空洞无味只有皮囊。嘈杂的音乐背后是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千万句评判,出现在这件事情之后。

天晴了,带来了温暖,人的心情也豁然开朗。如果在故乡,阳光下的那个山沟沟,灯笼鲜红,对联鲜红,家家户户的走亲访友,年的气氛会到处蔓延。

那天班里的同学大都到了,在我家宽敞的跃层大厅里,二十几个人或吃或喝,或唱或跳。我笑着对杜染说,看,大家都变了,再也不是当初的青涩模样了。那时聚会说好好学习,现在呢,说恭喜发财。他笑笑,默许。

节目、饭菜、酒水、抽奖。然后草草了事。一个节点已经过了。下一个节点,回家过年。给别人已经说了那么多过年吉祥的话了,2018也祝自己能寻找到自己的内心。

有了阳光,有了温暖,就走出家门,来到街上看扭秧歌,感受年的味道,听着偶尔鞭炮声和人们隐约的说话声,看头上碧蓝的天,天底下连绵的群山,山沟里的一趟趟房子,心里也变得踏实、宁静。这就是儿时的山水,一些人离去了,一些人变得陌生,只有那山水像亲人朋友一样,亲切。脑子里满是这方山水和一些人的回忆。有些让人美好,有些让人悲切。只是这一切都是回忆。除了我心里有这些满满回忆,还有多少人记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