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趣味游——游、购、吃另类趣事

  (新报):香港几日,看不尽繁华盛世、物貌人情,只能是浮光掠影匆匆一瞥。对这个当今世界赫赫有名的国际化大都市的情况,从媒体中听过看过的有很多。而亲历其境,除了以往知道的情况以外,还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许多未见未闻过的另类趣事。

香港人喜欢夜生活,许多酒楼都开到很晚。
没有吃过大连的海鲜,但在网上看到不少介绍,相信与香港的海鲜在品种上有很大的差别。
香港虽然靠海,但本身不出产海鲜,它的海鲜大多是从国外进口的。象我这次在港吃到的加拿大生蚝,可能是我在上海没怎么吃过海鲜,只吃过“小儿科”的扇贝,当服务员把象小脸盆大小的生蚝放在面前时,我着实吓了一跳,手里的刀叉都不知道如何切割这个大家伙。生蚝肉鲜美无比,加上与cheese一起烹调,奶油味十足。吃完一整个生蚝,我的胃被撑去一半空间,生蚝壳的形状非常好看,壳上有绚目的黑色条纹,洗干净放在桌上就是一件不用任何修饰的工艺品。可惜碍于情面(请我吃的亲戚在一旁呢),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服务员把空壳收去。
鱼翅本身无味,加在鸡汤里一起煮才会觉得它的美味,要是与象鼻蚌煮在一块更加没话说了。鱼翅煮在汤里的样子有点象细粉,广东一带喜欢把鱼翅煮得软一些,而上海地区喜欢煮得硬一些。香港的鱼翅相信煮得是偏软的,我咬上去觉得有一股韧劲,放在嘴里却又化了。也许是鱼翅的鲜美盖住了象鼻蚌,我竟然没能尝出汤里哪块东西是象鼻蚌,白白可惜了这只蚌,作了鱼翅的陪葬品了。
香港最著名的海鲜——石斑鱼,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可能味蕾已被加拿大生蚝与鱼翅的鲜美所盖住了,石斑鱼在我嘴里的味道与一般鲈鱼的味道差不多。
没能吃到大龙虾和帝王蟹,不过肚子也撑不下了,总要留点遗憾,等我下次去香港补上吧。
我所接触的香港人,有相当一部分金秋时节会专程赶到上海来吃大闸蟹,也有相当一部分对我埋怨说大闸蟹个小、黄少,怎么及得上海蟹。个人口味不同,其实我也不怎么很喜欢吃大闸蟹,光吃黄还可以,吃肉太麻烦了,还是吃海蟹爽。

香港被喻为购物的天堂,但就我的感受来说,与上海也没多大的区别。一些服装品牌如Balaneo、Bossini、U2、Espirt、Jessica在上海也有专卖店,虽说两地所卖的衣服式样不一定一模一样,但服装的风格都差不多,价格上也不占优势。香港购物之所以吸引人,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新货上柜的时间比上海要早三个星期,我在香港的U2柜台看中一个兰色小包,回上海一个月后,才见在上海的U2专卖店有卖。
多数人到香港是一定会买化妆品的。莎莎是香港一家著名的专卖化妆品的连锁店,在热闹的地段均开有专卖店。莎莎店面不大,但品种齐全,价格实惠。所有普通品牌的彩妆和一些化妆用的小玩意(化妆包、化妆刷、化妆镜等)都开架式摆放,随人试用或拿取。名牌化妆品则放在柜子里,如要购买需向营业员索要。每个到莎莎购物的消费者在进门处拿一个竹编的小篮,把看中的化妆品放在这个小篮里,出门统一结帐。
女人到香港一定会逛金店,香港的黄金、白金价格要比内陆低一点。周大福、周生生、谢瑞麟等都是香港老字号的金店,绝大多数消费者会选择到这三家店购买金饰品。其实,这三家的连锁店大多开在闹市中心,店铺租金特别贵、水电费也高,而这些开销都被打进饰品的加工费里去,由购买者承担,所以,在这里买金,除了放心,价格不一定实惠。一般香港人买金饰品反而会去一些没有名气的小店,我的亲戚把我带到她家附近的一家小金铺,只有5、6个平方大小,可供选择的品种虽说不多,但价格绝对公道。我亲戚经常在这里买些小东西送客户,与这的店员、老板很熟。我花了900多港币买了个带钻的小挂件,回上海后请一个在金店做的朋友帮我鉴定,他估出来的价格也和这差不多。证明店虽小,但卖的东西还是真货,至少我没把皓石当钻石买回来。(有兴趣者,我可以提供这家店的地址。)
香港的小家电相对卖得比较便宜,如摄象机、照相机等,但是这类物品如带出香港就要在海关上一定的税,所以有些商店会帮你作一些手脚,如开发票时帮你写是二手货,填写的金额不超过2000港币,这样就无须上税了,当然如有质量问题,我看是没办法找它算帐了。另一种方法就是商店帮你把摄象机带出香港,让你在珠海或广州提货,当然你需要付给它额外的500港币手续费。或者还有种方法,就是把外包装在出海关前全扔了,把摄象机或照相机挂在脖子上带出海关,不过个人认为这种方法过于冒险,除非你艺高胆大,不怕被海关查到没收。
香港比较好的电器行有“丰泽电器”、“百老汇”。这次我在香港买的最值的东西是一个三星的MP3播放器,在百老汇买的,1380港币,同样的东西在丰泽电器行标价1500港币,在上海标价大概是1950元。货币三家,在香港虽说电器便宜,也需要比较不同的店铺,价格也会有所不同。出拱北海关前,我把包装扔了,把机子塞在裤袋中,顺利的通过了检查,捡了个大便宜。
再谈谈手机,我去香港前有朋友托我帮她带个手机回来。说实在的,上海的手机卖的也不贵,现在1000元以下的手机也有好几个品种。香港卖的手机唯一的好处是它能保证所有的零部件都是原装,包括电池板。但是香港水货太多,你不得不随时提防。异乡人在那买,搞不好会上当受骗。如果真的在香港买了手机,进海关时按规定也要上税,这里教你个逃税的办法,外包装当然不能留下,扔了它。另外把在国内买的SIM卡插到新买的手机里去,万一被查到,你也可以抵赖说这是从国内带去的。所以在你打算到香港买手机之前,一定要从国内带去一张SIM卡。
在香港,我还花了890港币买了一块精工手表,表面有点带弧型,很贴手腕,朋友都说好看。上海没有同款式的表卖,因此价格上也没法比较,但我看到和这差不多款式的大概卖1400元左右。
总的来说,我去的时候不是on
sale的季节,因此服装方面几乎没打折,我也没怎么买衣服。只是零零碎碎买了些小东西,再加上吃饭、交通费“揩亲戚的油”,所以总共带了5000港币去,结果还剩了1000多带回来,这在我们整个旅游团里简直是不可思议,看看我的那些团友们,哪个没贡献个5位数给香港旅游局。我都为我的节省感到“惭愧”了。

  ●香港的购物天堂
  香港被喻为购物的天堂,但就我的感受来说,与上海也没多大的区别。一些服装品牌如Balaneo、Bossini、U2、Espirt在内地大部分城市也有专卖店,虽说两地所卖的衣服式样不一定一模一样,但服装的风格都差不多,价格上也不占优势。香港购物之所以吸引人,我想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它新货上柜的时间比内地任何一座城市要早三个星期,我在香港的U2柜台看中一个蓝色小包,回到家一个月后,才见在U2专卖店有卖。

  多数人到香港是一定会买化妆品的。莎莎是香港一家著名的专卖化妆品的连锁店,在热闹的地段均开有专卖店。莎莎店面不大,但品种齐全,价格实惠。所有普通品牌的彩妆和一些化妆用的小玩意(化妆包、化妆刷、化妆镜等)都开架式摆放,随人试用或拿取。名牌化妆品则放在柜子里,如要购买需向营业员索要。每个到莎莎购物的消费者在进门处拿一个竹编的小篮,把看中的化妆品放在这个小篮里,出门统一结账。

  女人到香港一定会逛金店,香港的黄金、白金价格要比内地低一点。周大福、周生生、谢瑞麟等都是香港老字号的金店,但一般香港人买金饰品反而会去一些没有名气的小店,我的亲戚把我带到她家附近的一家小金铺,只有5、6个平方大小,可供选择的品种虽说不多,但货真价格也公道。

  香港的小家电相对卖得比较便宜,如摄像机、照相机等,但是这类物品如带出香港就要在海关上一定的税。香港比较好的电器行有“丰泽电器”、“百老汇”。这次我在香港买得最值的东西是三星MP3播放器,在百老汇买的,1380港币,同样的东西在丰泽电器行标价1500港币,在内地标价大概是2000元左右。货比三家,在香港虽说电器便宜,也需要比较不同的店铺,价格也会有所不同。出拱北海关前,我把包装扔了,把机子塞在裤袋中,顺利通过了检查,捡了个大便宜。

  再谈谈手机,我去香港前有朋友托我帮她带个手机回来。说实在的,现在内地手机卖得也不贵,光1000元以下的手机也有好几个品种。香港卖的手机唯一好处是它能保证所有零部件都是原装,包括电池板。但是香港水货太多,你不得不随时提防。异乡人在那买,搞不好会上当受骗。如果真的在香港买了手机,进海关时按规定也要上税。

  在香港,我还花890港币买了一块精工手表,表面有点带弧型,很贴手腕,朋友都说好看。内地还没有同款式的表卖,因此价格上也没法比较,但我看到和这差不多款式的大概卖1400元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