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行业亏损 高管大幅降薪帷幕拉开

保监会日前下发通知强调: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和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高管薪酬标准应与我国国情和保险发展阶段相适应,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相符合。(今日本报A19版)
  险企高管的天价薪酬,已在世道人心中造成巨大的冲撞和断裂,正所谓高管天价年薪“烫伤”公众眼球。对此,有识之士已纷纷从世情、法理和现实语境上,论证高管天价薪酬的荒诞与可憎。如今,保监会明确强调: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和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由此可看出,不仅民众对企业高管的天价薪酬忍无可忍,连保监会也“忍无可忍”。这一“限薪令”既可看作是对民间舆论的积极呼应,也可看作是对畸形薪酬的合理纠偏。但是,在为之欣喜之余,犹让人有不少遗憾。
  首先,一纸禁令究竟具有多大的威慑力?基于现实体验,我们知道,没有惩戒措施配套的禁令形同于一纸空文,让险企高管主动放弃天价薪酬,无异于缘木求鱼。比如,早在2005年,就有规定称,国企管理层的年薪最高限额,不得超过员工平均工资的14倍,但如今看形同废纸。
  其次,险企高管的薪酬将回落到什么位置,也语焉不详。高管究竟有多少薪酬,民众不得而知。去年12月,面对舆论的追问,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表示,企业负责人的收入将适时公布,但至今仍是秘密。我们只笼统地知道,目前央企负责人最高的是118万元(税前),当然这也只是账面上的数目。因此,既然险企高管要限高、要降高薪,那么究竟要降到什么位置,就需明晰,就应该公开。
  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西方金融体系中,高管拿竞争业绩说话,有增薪也有减薪。在这次金融海啸中,发达国家的许多名企高管,不仅主动降薪,有的甚至自愿放弃分红或者放弃薪酬,只拿象征性的一美元,甚至主动辞职。试问我们的这些高管中有几人自觉降薪?又有几人因之丢了职位?(南京
王石川)

今年以来,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冲击和影响不断显现,保险业作为我国经济金融重要一员也明显感到了这股“寒流”。提倡行业节俭,反对超高薪酬,正在成为保险业共渡当前难关的一个抓手。保监会在通知中强调: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和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高管薪酬标准应与我国国情和保险发展阶段相适应,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相符合。  险企高管的天价薪酬,已在世道人心中造成巨大的冲撞和断裂,正所谓高管天价年薪“烫伤”公众眼球。对此,有识之士已纷纷从世情、法理和现实语境上,论证高管天价薪酬的荒诞与可憎,如今,保监会明确强调: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和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由此可看出,不仅民众对企业高管的天价薪酬忍无可忍,连保监会也“忍无可忍”,这一“限薪令”既可看做是对民间舆论的积极呼应,也可看做是对畸形薪酬的合理纠偏。但是,在为之欣喜之余,犹让人有不少遗憾。  首先,平安保险公司未被纳入限高之列。保监会限高的对象是5家国有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和香港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众所周知,平安老总马明哲6000万元的年薪是舆论集中的焦点,也是最受坊间诟病的一大标本,如果平安保险公司得以幸免限高,何以服膺民众?又何以让其他保险公司心理平衡?当然,平安保险与其他险企有所不同,但平安业绩之困窘有目共睹,怎能让平安保险的高管继续天价薪酬下去?那些股份制保险公司是否拿保监会的通知当回事,委实让人不敢乐观。  其次,一纸禁令究竟具有多大的威慑力?纵观这些禁令,又是严禁违规发放薪酬,又是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和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还包括切实规范高管人员的职务消费。至于如何严禁、如何防止,乃至于如何规范,则语焉不详。基于现实体验,我们知道,没有与惩戒措施配套的禁令形同于一纸空文,让险企高管主动放弃天价薪酬,无疑缘木求鱼。比如,早在2005年,就有规定称,国企管理层的年薪最高限额,不得超过员工平均工资的14倍,但如今看形同废纸。要让禁令富有执行力,就需要让禁令成为高压线。因此,保监会的相关部门应同时出台配套措施,明确推出约束机制,并加强监督,强化公众参与的舆论监督。  最后,险企高管的薪酬将回落到什么位置?国企高管的天价薪酬仿佛是难以解开的谜团,保监会主席吴定富曾严厉批评保险公司高管与员工薪酬差距拉得过大,保险公司高管人员日益增高的年薪,已经成为制约保险业健康高效发展的一个问题。但高管究竟多少薪酬,民众不得而知。去年12月,面对舆论的追问,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曾表示,企业负责人的收入将适时公布,但至今仍是秘密,我们只笼统地知道,目前央企负责人最高的是118万元(税前),当然这也只是账面上的数目。因此,既然险企高管要限高、要降高薪,那么究竟要降到什么位置,就需明晰,就应该公开。  《人民日报》曾刊文指出,在西方金融体系中,高管拿竞争业绩说话,有增薪也有减薪。而在我国,享受“垄断福利”的金融骄子们,往往缺少感恩与谦让,收入连年攀升。诚然!在这次金融海啸中,发达国家的许多名企高管,不仅主动降薪,有的甚至自愿放弃分红或者放弃薪酬,只拿象征性的1美元。更有甚者,有的高管主动让贤,或者被裁退,试问我们的那些高管有几人自觉降薪?又有几人因之丢了职位?相反,他们不是安之若素,就是为高薪酬辩解,说“一些企业高管缺少的不止是感恩与谦让”并不为过。既然他们缺少“感恩与谦让”,就应该采取必要的惩戒措施保证他们懂得“感恩与谦让”。  当然,尤须提出的是,企业高管存在天价薪酬现象,绝非仅仅局限于保险企业,其他国企也普遍存在类似问题,而且,他们有着丰沛的隐形福利,比如某大型钢铁企业的项目助理坦言,除了每年近20万元的工资与奖金外,他还能获得每年员工体检费、年度旅游费、在企业所属的度假村打折消费等各项福利。因此,笔者期待,除了险企之外,其他国企高管也要从善如流,主动壮士断腕,将不合理的天价薪酬降下来,以取信于民。(王石川)>>>>更多精彩请点击

2008年电力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受煤价上涨和电量下降两大因素轮番挤压,电力系统预计全年亏损将达700亿元。
  电力企业全面亏损的情况下,有关电力企业高管将降薪的说法沸沸扬扬。国资委年初下发的《关于加强中央企业负责人第二业绩考核任期薪酬管理的意见》是否使得电力企业高管降薪成为必然?降薪对企业节约成本的意义有多大呢?
  依据国资委意见 电企高管降薪成必然
  国资委年初下发的《关于加强中央企业负责人第二业绩考核任期薪酬管理的意见》称:企业效益下降,其负责人年度薪酬不得增长,并视效益降幅适当调减。
  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至10月五大电力集团共亏损268.36亿元,其中,华能集团、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大唐集团、华电集团和国电集团分别亏损34.07亿元、48.47亿元、59.65亿元、60.71亿元、65.46亿元。
  那么,依据国资委的《关于加强中央企业负责人第二业绩考核任期薪酬管理的意见》,电力企业高管是否必然降薪?
  今年年中,国电集团出现全员减薪的消息,其中一线员工薪金降幅略低于30%,而亏损火电厂领导的降薪幅度据说远高于这一标准。
  国电电力某部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国电电力实行工效挂钩。不管有没有国资委的意见,效益不好,奖金肯定会减少。但降多少,由公司决定。年报上会披露公司管理层的年薪。
  联合证券研究所的行业研究员分析表示,企业高管降薪是为了节约成本,虽然所占份额不多,但总归可以减少一些。
  另一个官方渠道的降薪令来自保监会。保监会曾正式发布通知明确提出“坚决防止脱离国情、行业发展阶段的公司实际发放过高薪酬。”
  受访的一位律师表示,国资委和保监会的文件都属于行政规章,是规范性文件,具有强制性约束力。如果符合上述文件的减薪标准,企业应该按照规定减少高管薪酬。
  按照这种说法,电力企业高管降薪将成为必然。那么,究竟降多少合适,现在却没有一个明确标准。有相关评论人员认为,应当尽快出台相关细则,使国企高管年薪的增减,纳入有章可循的常态化管理。
  高管降薪 降低成本或承担责任?
  对于降薪的理由,记者采访过的电力企业均含糊其词。但多数称是为降低企业管理成本。
  联合证券研究所的行业研究员王爽称,高管降薪是公司节约成本的一种临时手段。“但事实上,人工成本在火电行业占的成本比例非常小,可能都到不了3%、4%。今年煤价很高,燃煤的成本几乎占到90%。2007年以前人工成本可能占到6%、7%,2008年2%或3%都有可能。就算把这一部分全砍了,不发工资,对公司的盈利情况也没有什么改变。”王爽向记者表示。
  另有市场相关人士认为,企业效益下降,除客观因素外,高管也应承担其在经营理念和管理水平上的失误责任。高管薪酬增减,本身就有对高管“奖优罚劣”的意义。
  针对这种观点,国电电力的工作人员也未正面回答,仅强调公司实行工效挂钩的机制。
  “高管降薪对提高公司效益起不到什么作用,显然是杯水车薪。因此,从管理层面来看,可能也有一些象征意义吧,这样能够在企业职工、投资者和社会大众面前树立起同舟共济的信心。”联合证券研究所的行业研究员王爽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