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付金100%交存 支付机构告别躺着赚钱

  一般来说,支付机构的收入由三方面构成,其中支付手续费是最主要的来源。支付手续费包括为商家提供支付软硬件、行业解决方案等收入的服务费,如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手续费率在0.6%左右。由于市场竞争激烈,这部分收入对应的成本也较高,比如获客和营销,而且同质化竞争严重,导致价格战盛行。其二为备付金利息收入,根据汇付天下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计算,其备付金收益率在1%~2%,若按1.5%保守估算,全行业1万亿的备付金可贡献150亿的收入。其三为增值服务收入,包括为商家或消费者提供的诸如用户管理、精准营销、数据分析以及与金融相关的服务,金融业务需要另获牌照。

备付金100%交存 支付机构告别躺着赚钱

  “断直连”则是指,按照央行下发的“209号文”,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与银行原有的直连模式全部被切断,网络支付交易全部通过网联或者银联模式转接清算。与之相配套的是,去年8月,网联清算有限公司由央行在北京成立,网联注资20亿元,支付宝和腾讯各占10%股权,央行占30%股权。

“支付业务作为金融业基础设施,一直处于微利经营状态,备付金利息收入属于行业重要的多元化收入来源,甚至是部分支付机构的主要盈利来源。备付金集中存管后,利息收入不再,短期内会对行业盈利带来负面影响,个别支付机构甚至重回亏损状态。”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从中长期看,没有了对备付金利息收入的依赖,支付机构会有更强的动力开辟真正的增值业务,实现收入结构的多元化与稳定增长。

  截至去年底,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和银联商务,分别以39.03%、27.01%和16.98%的市场份额位居前三位,三者的市场份额达到83%。排名前列的还有快钱、汇付天下、通联支付、易宝支付、环迅支付

备付金集中存管后,利息收入不再,短期内会对行业盈利能力带来负面影响,个别支付机构甚至重回亏损状态。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面对两个龙头的垄断地位,正规军银联商务一直试图反扑,2016年联合苹果、三星、小米、华为等手机PAY争夺市场份额,2017年又大手笔地联合各家商业银行推出“云闪付”APP等一系列措施,但从市场反应可以看出,中国银联在用户使用频率上远远无法与互联网巨头抗衡。不过,在央行对第三方移动支付的规范和监管中,银联最具合规身份,拥有政策支撑。相比支付宝以及微信,银联连接的各商业银行还拥有高净值用户、优质的金融数据,因此银联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截至6月19日,2018年以来央行系统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违规行为开出了52张罚单。

  支付机构众生相

此外公告明确,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的资金划转应当通过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或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办理。

  近年来,国内支付行业突飞猛进。支付宝、财付通推动的支付变革,让中国的移动支付一度被冠名“新四大发明”之一,其支付规模、渗透率、技术以及模式等方面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处于领先水平。支付机构异军突起,成为银行支付体系之外的一支新生力量,极大地提高了国内支付市场整体的创新与服务水平。

其中,2013年央行颁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曾规定,支付机构应当按季计提风险准备金,按照所有备付金银行账户利息总额的一定比例计提,备付金收付账户的合作银行少于4家的,计提比例为10%。

摘要: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万亿元和160万亿元。随着监管力度加强,支付机构的盈利模式将发生重大的变化,中小支付机构未来将何去何从?哪些支付机构能够脱颖而出?
截至去年底,支付宝、财付通(微信支付)和银联商务,分别以39…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陈鹏 宓迪

  在上述名单之外,京东支付、苏宁支付、百度钱包、平安付基于所在的平台交易量,市场份额也排在市场前列。

影响

  越蕃商务是外资World
First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英国的一家顶级外汇金融公司,总部设立于伦敦,自2004年为跨境电商在海外市场收款,现已经支持全球66个网商销售平台。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6月19日,2018年以来央行系统针对第三方支付公司违规行为开出了52张罚单,总罚没金额达3142.8万元。从违规类型来看,有11张罚单点名了违规类型涉及“备付金”,成为监管的核心之一。

  汇付天下成立于2006年,今年6月在香港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汇付天下在中国拥有超过580万家小微商户、1500家互联网金融提供商及各垂直行业的4000家公司,主要集中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在线旅游平台、跨境电商等新兴行业及金融、教育、物流及医美等传统行业。2015年至2017年,汇付天下分别录得营业收入人民币5.56亿元、10.95亿元及17.26亿元;期间分别产生净亏损760万元及盈利1.19亿元、1.33亿元。

2017年两会期间,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曾坦言:“备付金被挪用的情况一度还比较严重,有些机构把客户的备付金拿来炒房、炒股票,甚至用于个人赌博,最后导致损失。往往一个机构出问题可能牵扯到多个地区,消费者的人数可能数以万计。”

  除了不再发放牌照,央行还加强了牌照管理,对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违规企业吊销了牌照,并对小企业进行了合并及注销牌照。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已有24张牌照被注销。这意味着市场上支付牌照只减不增,这也让市场上的支付牌照更加弥足珍贵。

据财新报道,在这过万亿的备付金规模中,目前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支付巨头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合计约万亿元左右,占全部支付机构备付金总量的90%以上。

  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不过,两大巨头未能继续压缩其他厂商的份额。在2017年第四季度,壹钱包的市场份额由前一个季度的1.26%升至1.35%,连连支付、联动优势、易宝、快钱、百度钱包等的市场份额也均有提升。

  强监管层层加码

方正证券研报指出,按照最新支付机构备付金交存规模5000亿左右和此前规定(即交存比例目前在50%左右)的反推,目前支付机构备付金的规模很可能在11384亿元左右。

  快钱支付则是2016年底万达集团斥资3.15亿美元收购而来的公司,彼时快钱支付的交易规模排在行业前五,是支付牌照最为齐全的公司之一,收购后成为万达互联网金融布局的重要砝码。资料显示,快钱的盈利模式为第三方支付与超市、便利店、电影院、酒店、停车场、交通枢纽等不同场景相结合,试图实现“现场+财经”的战略布局,并衍生出一系列财富管理、信贷产品。

对于支付机构备付金,央行此前曾发布通知规定,今年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年4月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据艾瑞咨询数据,2016年、2017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综合支付交易规模分别为107.3万亿元和160.4万亿元,增长率分别为105.2%和49.5%,预计未来3年交易规模仍将稳定增长。其中网络支付风头正劲,2017年全年,国内非银行支付机构发生网络支付业务2867.5亿笔,业务笔数已经是银行电子支付的两倍,涉及金额高达143.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5%和44.3%。

随着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逐步提高至100%,支付机构被认为即将告别躺着赚银行利息的好日子。

  对于监管机构来说,这两项政策,相当于建立了一道“防火墙”,可以更好地整治金融乱象,防范金融风险,保障资金安全。但对于支付机构来说,则是刮骨疗伤的疼痛。

具体来看,央行宣布,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交存时间为每月第二个星期一,交存基数为上一个月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跨境人民币备付金账户、基金销售结算专用账户、外汇备付金账户余额暂不计入交存基数。

  《投资者报》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第三方支付企业同质化程度过高、市场竞争激烈,导致同业之间的过度无序竞争,监管层对支付牌照的管理已经从起初的“放”转为“收”。在2016年8月第一批支付牌照到期续展时,央行明确表示,原则上不再核发新牌照。

图片 1

  不过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表示,希望进入我国的支付服务市场。近期,越蕃商务信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申请信息获得批复,这是近三年来央行第一次公示新增支付牌照许可公告。

分析称个别机构或重回亏损状态

  具体到增值服务方面,多数支付机构将目光转向B端企业级支付市场和跨境支付,前者是利用支付入口掌握的数据为企业画像,拓展供应链金融,提供金融增值服务;后者则是在跨境电商规模中不断增长的背景下,大力拓展跨境支付业务。

支付机构巨额客户备付金的使用流向,一直是监管关注的重点。

  备付金全额交存后,没了备付金利息收入,支付机构只能通过产品创新、业务创新以及服务创新实现持续发展和盈利。在增值服务方面,多数支付机构将目光转向B端企业级支付市场和跨境支付

“客户备付金的规模巨大、存放分散,存在一系列风险隐患。”央行官网此前曾撰文指出,曾有支付机构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此外,也有一些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还有的通过在各商业银行开立的备付金账户办理跨行资金清算,超出了自身经营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在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中,综合支付交易额排名前列的公司名单中并没有明星企业拉卡拉的身影,其在细分市场占据优势,为线下第二大收单机构。

新规

  不仅如此,由于监管层收紧支付牌照,牌照价格也开始水涨船高,譬如,2016年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动优势就被创纪录地卖了30亿元。

比例逐月提高 明年100%交存

  但支付市场看似花团锦簇,实际上也是乱象丛生,二清、外包、无证、套码套现、接口转接为违规商户提供支付服务、备付金违规占用以及沦为洗钱通道等问题相互纠缠。

有机构挪用备付金炒房炒股票

  此前,以支付宝、财付通为代表的支付机构在发展业务中,逐渐形成了一种绕过银联、直连银行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对于用户、商户之间的跨行转账需求,支付机构只需要调剂自己在不同银行的备付金金额即可实现,实际上扮演了清算的角色,而央行由于监测不到相关的交易数据,容易滋生洗钱等金融风险。自此,对于涉及银行卡交易的支付,支付机构不再充当清算角色,而是将清算信息传递给网联,由网联进行商户和用户之间银行账户的清算,支付机构只负责面向商户和用户的支付服务。

对于客户备付金交存的情况,腾讯方面昨日回应记者称,“前期按照要求,已交存50%左右,下一步将按要求逐步交存。”

  央行已不再发放支付牌照,并且加强了牌照管理,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已有24张牌照被注销。这导致牌照价格大幅上涨,但那些希望布局金融业务的企业依旧不惜重金收购

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明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交存。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支付宝和拥有财付通、微信支付的腾讯金融双寡头局势显现。今年4月,易观2017年第四季度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数据显示,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为37.7万亿元,环比增长27.91%。其间支付宝和腾讯金融两巨头的份额分别为54.26%和38.15%,合计9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