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五年 民营银行的破局之路

摘要: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民营银行…

2019年,存款市场并未按照降准的意图,因流动性释放而逐渐趋于平静,而是暗流涌动,这从众多小型银行存款产品的利率定价中可窥见一斑。

摘要:从成立至今已过去四年,17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发生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除了正常的人事变动,更多缘于公司面临经营限制、业绩难有起色、管理层压力较大
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让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在业…

  自2014年开始试点设立民营银行以来,我国民营银行已走过4年的发展道路。截至目前,全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一批民营银行第一年便实现了盈利。而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的互联网基因优势,获得了远超预期的经营收益。

通过统计京东金融APP上对接的几家民营银行存款产品发现,亿联银行推出的一款5年期产品存款利率高达6%。反观其他民营银行,虽然在产品方面不同,但基本上利率均在4%以上,1年期利率在4.8%左右,5年期利率在5%以上,这与各大型银行的存贷款利率相比,多出了2倍有余。

  从成立至今已过去四年,17家开业的民营银行中,仅行长一职发生变动的占比就接近三成。除了正常的人事变动,更多缘于公司面临经营限制、业绩难有起色、管理层压力较大

  民营银行设立之初,监管部门就希望为银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实现差异化经营,聚焦服务小微、零售。从4年的实践成果看,民营银行确实较好地践行了监管的初衷。与此同时,民营银行营运呈现出的分化愈发明显,背靠互联网强大流量资源的银行发展更快。相比之下,经营模式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则频繁发生高管层变更、业务拓展困难、政策制约等挑战。

图片 1

  “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让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在业内人士看来,充分利用股东资源优势,寻找差异化定位才是民营银行破解困境的出路

  一些民营银行也在寻求突围,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引流,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之路。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当前金融强监管、实体经济转型的大环境下,突围之路将充满挑战。

图片 2

  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等互联网民营银行,通过大数据构建及快速切入的金融服务流量、场景,突破地域限制,获得快速发展

  纯互联网型银行占优

除民营银行以外,并未见其他银行有达到或超过年利率6%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3年期大额存单最高约为4.125%,小部分城商行的稍高些也就在5%左右。如此高的存款利率,会不会给民营银行带来一定的压力?

  代表“先进发展模式”的民营银行已经四周岁了,从目前公布年报的8家银行来看,业绩整体表现亮眼。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已公布2017年经营数据的民营银行发现,民营银行已普遍实现盈利。即便成立刚满一年的民营银行,也有不少在首年就实现盈利。

事实上,18年底,央行就约见了相关银行、第三方互联网销售平台等机构并进行沟通,实施了窗口指导,主要内容有两点,限制规模和降低利率。的确,目前在京东金融APP上看到的相关存款产品常常是售罄的状态。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远远高于传统银行的利润增幅。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民营银行总资产为3381.4亿元,同比增长85.22%,其中各项贷款余额1444.17亿元,增长76.38%。2017年民营银行总计实现净利润19.67亿元,是上年同期的2.09倍。

那么,为何民营银行不顾成本,设定如此高的利率,而监管又适时的做了窗口指导?

  但是《投资者报》记者也注意到,民营银行的光环逐渐褪色。伴随着民营银行的发展,这个市场不乏出现“企业退出民营银行筹建”、“民营银行频换帅”等颇具争议的新闻。与此同时,“一行一店”揽储难、同业依赖程度高等对不少民营银行构成困扰。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业绩表现更是抢眼。特别是在外界看来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前海微众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凭借着实力雄厚的股东背景、强大互联网基因的先天优势,不论是净利润,还是资产规模等关键财务指标均遥遥领先于同业。

自2014年第一批民营银行获批至今,我国民营银行总量已经达到17家。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民营银行已开始实现盈利,但各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

  如何破解民营银行面临的困境?一位业内人士建议,要充分利用股东资源优势,继续寻找差异化定位,借助金融科技手段,才能弥补金融短板。

  数据显示,2017年,网商银行实现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28%;资产规模781.7亿元,同比增长27%。

图片 3

  互联网银行发展快速

  微众银行在过去一年资产规模、营业收入等数据超越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截至2017年末的资产规模达到817亿元,同比大增57%;实现净利润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是网商银行的三倍之多。

监管政策由松到紧,暂停民营银行审批

  目前,国内开业的民营银行已经达到17家,按照发展定位,主要分为互联网银行和非互联网银行。互联网银行共有8家,包括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苏宁银行、新网银行、亿联银行、中关村银行、华通银行、众邦银行,前6家由大型互联网公司参股,主要基于互联网技术、数据、平台来开展中小企业小额贷款业务以及消费金融业务。

  目前,基于股东背景、区域特色、目标客群等的不同,我国民营银行可以分为三种发展模式:一类是纯互联网型(微众银行、网商银行、新网银行);一类是准互联网融合型(华瑞银行、蓝海银行、众邦银行、苏宁银行等);一类则是相对传统型(如天津金城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湖南三湘银行等)。

图片 4

  股东的互联网背景,给这些民营银行带来丰富的资源支持,包括充分的技术、高质量数据构建的大数据体系以及快速切入的金融服务流量、场景。由于互联网模式下的经营模式足够差异化,可以突破地域限制,较快速的形成规模。

  从上述三类发展模式看,我国民营银行的发展呈现出较为明显的经营分化,尤其是以纯互联网型定位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等发展较快。

通过梳理,我们发现从10年到18年底,关于民营银行发展的相关文件多达12条。从时间上可以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监管接连出台多项扶持政策,鼓励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由此,民营银行从逐步试点进入快速成长期;第二阶段,强监管模式开启,暂停民营银行审批。16年底,监管要求民营银行的注册资本最低20亿元,给众多想要入场的民营企业吃了闭门羹,与此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民营银行的抗风险能力。2017年以后,监管暂停民营银行的批复。2018年,央行对“智能存款”窗口指导的规定也进一步表明了监管对民营银行的要求的增强。在监管的制约下,民营银行在发展模式上体现出了一定局限性。

  目前阿里支持下的网商银行和腾讯支持下的微众银行业绩尤为突出。微众银行的拳头产品“微粒贷”,依托微信和QQ为导入端口,提供个人小额信用循环贷款。截至2017年末,旗下微众银行的无担保消费贷款业务“微粒贷”管理的贷款余额逾1000亿元,主动授信客户超1.3亿人,累计借款客户超过1100万人,不良贷款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网商银行则主要围绕阿里电商体系,经营“网商贷”、“旺农贷”等产品,服务对象主要是小微企业与农户,已经为超过1000万小微经营者提供过贷款服务。

  “目前民营银行分化还是比较明显的,互联网型银行发展快,传统银行则相对较慢。”一位民营银行高管对证券时报记者称。

不良率数据亮眼,利润率却略逊一筹

  受益于庞大的流量支持,去年,微众银行总资产为817亿元,比上年末增长57%;营收67.48亿元,同比增长176%;净利润14.48亿元,同比增长261%。短短三年的时间,微众银行就实现了高达14.48亿元的净利润,这在目前已经公布年报的银行中排名第139,前两个年度,微众银行净利润分别为亏损5.8亿元、4.01亿元。

  首批成立的5家民营银行,因为经营属性不同,在经历4年发展后,业绩差距日益明显。例如,天津金城银行已出现资产负债双降的情况。2017年末,该行总资产规模188.62亿元,较年初减少31.79亿元;全行负债规模156.17亿元,较年初减少33.31亿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逐步实现了扭亏为盈。
2017年,共有10家民营银行实现了盈利。进入2018年后,民营银行各项指标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截止2018年四季度末,17家民营银行已实现净利润45亿,远超2017年全年水平。从盈利能力看,2018年四季度末,民营银行整体净息差为3.49%,远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2.41%,这体现了民营银行在客户定位上与其他类型商业银行有显着差异。

  网商银行尚未公布2017年年报,但是从2016年年报中可见,公司总资产、营收和利润也是处于快速发展通道。2015年网商银行营收为2.52亿元,亏损6874万元,2016年营收增加到26.36亿元,净利润为3.15亿元。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表示,天津金城银行的业务发力点是“公存公贷”,但近两年来,银行业的公司业务收益率普遍下行,对该行的规模扩张和利润提升都带来不利影响。

高增长之外,高息差值得关注。通过统计银保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主要指标分机构类指标情况表》中可以看到,民营银行的净息差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以及股份制商业银行,2018年各季度在3.45%-4.5%之间波动,18年以来虽有所下降,但仍然超过其他银行。其中,营业收入表现较好的两家互联网民营银行数据较为突出。2017年,前海微众银行营业收入总计67.48亿元,净利润为14.48亿元,净息差高达7.02%。2017年,浙江网商银行营业收入42.75亿元,净利润4.04亿元,净息差为5.42%。

  新网银行、中关村银行等互联网银行发展势头也不错,只不过目前运行时间不过一年左右,成功与否还需要时间检验。其中,新网银行的发展策略是以网贷存管为互金机构的连接器,为广发的互联网金融机构提供服务。中关村银行则以北京地区的创新创业企业为服务对象,提供广泛的金融服务。

  “一些相对传统的民营银行,受限于同业业务占比高、物理网点稀有等原因,低成本获客难度非常大,所以业务开展得比较艰难,别看现在盈利情况还可以,但以后压力会很大。”上述高管说。

但另一方面,由于民营银行经营时间较短,实现的净利润仍较少,导致整体资产利润率较低。截止到2018年底,民营银行资产利润率为0.91%,同比上升19.7%个百分点,但比大型商业银行低0.1个百分点。

  非互联网银行差异化定位

  面临多重发展制约

图片 5

  定位在非互联网银行的民营银行主要股东基本无互联网背景,发展模式主要以细分行业以及供应链的融资需求为切入点,进行对公业务,和区域性的中小型银行的信贷业务类型模式类似。

  民营银行的经营分化说明了一个问题,尽管目前看民营银行盈利能力可观,但日后的发展道路并不会顺风顺水,不少民营银行面临的挑战会愈发明显。

图片 6

  相对互联网银行,非互联网银行的资产规模扩张速度较慢,不及互联网平台下的规模效应。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末,首批开业的非互联网银行天津金城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总资产分别为188.6亿元、391亿元,而同一时间定位在互联网银行的微众银行、网商银行的资产规模分别为817亿元、70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