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野生动物大迁徙震撼到了CCTV

  东非草原为我们呈现了一幕又一幕“生命的轮回”的大戏,犀牛的交配,长颈鹿宝宝的诞生,母狮带着仅3个星期大的幼师躲避水牛的攻击,猎豹妈妈教小猎豹如何扑食,角马成群结队的跨过马拉河,花豹猎杀角马,疣猪在2只年轻母狮的夹击下以命相搏……这一切似乎基于运气,但是依靠专业、经验丰富的向导和司机,以及理想的扎营地点,这些精彩场面就自然水到渠成。而且全程4段包机,也节省出大量的时间来找寻野生动物。虽然是故地重游,但每天依然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这也许就是非洲游猎与其他旅行的最大不同吧!

第1天
2013-07-25

图片 1

图片 2

云游四海野性肯尼亚之三——马赛马拉国家公园马赛马拉国家公园是我们此次肯尼亚之行的重点,在这里,我们逗留了两天。肯尼亚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在这个国土面积相当于中国四川省的东非高原之国,散落着大约60个野生动物园,其中有26个是国家级野生动物保护区。而位于肯尼亚东南部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堪称肯尼亚野生动物园的“王中王”。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大小仅次于东非大裂谷之间的塞伦盖蒂大草原,总面积4000平方公里,其中2500平方公里在坦桑尼亚境内,另外1500平方公里在肯尼亚境内。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占地面积1800平方公里,由开阔的草原、林地和河岸森林组成。这个绝世无双的动物王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哺育动物家园,拥有95种哺育动物和450种鸟类,是动物最集中的栖息地和最多色彩的荒原。中央电视台著名电视节目《动物世界》中的许多镜头,是在这里拍摄的。这里杂草丛生,一望无际。马拉河及其支流逶迤其间。旱季时,这些河流是涓涓细流,清澈见底,流经之地一片苍翠;雨季时,它们便大发淫威,裹着泥沙、卷着树枝甚至动物的尸体,横行荒野。20世纪30年代初,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曾访问过这里,并于1935年写下了名为《非洲的绿色群山》的书,生动地描述了这里种类繁多、丰富多彩的野生动物生活。每年6月到9月,数百万头角马、斑马和成群的羚羊、大象、犀牛等动物,从坦桑尼亚北部的塞伦盖蒂大草原,逐水草迁徙到肯尼亚西南的马赛马拉。而紧随着这些食草动物游走在这片漫漫草原上的就是狮子、猎豹、猎狗等食肉动物。几千年来,这些生灵就这样如约而至,形成了当今我们这个星球上少有的“野生动物大移民”的壮观景象。每年这个时候,游客接踵而至。为的是一睹狮子王的风采,猎豹的矫健,猎狗的凶残;欣赏成群结队斑马的奔跑,千千万万角马扬起的沙尘;还有跳跃的羚羊、笨重的犀牛、悠闲的大象和美丽的长颈鹿。

非洲,这个人类的起源地之一,经过漫长的岁月,它的文明发展仍然停留在起步阶段。除了少数国家,古老的大陆上,鲜有现代工业的痕迹,正好让更多的野生动物较好地保存了下来。而东非大草原更被誉为是动物的王国,自然界的美丽画廊。

图片 3.jpg)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大门

图片 4

图片 5 

得益于肯尼亚对野生动物的大力保护,马赛马拉与附近几个保护区连接成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为各种动物提供了适宜的生存环境。多样的生物、丰富的系列和群落又形成了完整的生物链,使各种动物能够相互制约又相互依存,使它们在不同的季节里都能找到必要的食物和栖息地。保护区内有武装警察守卫,保证游客的安全。开车的司机都必须取得资格,并严格遵守保护区的规定。在这里,动物按照它们原来的生活方式生存和繁衍,游客的活动受到有效的控制,动物与人类相安无事。对热爱自然与摄影的人来说,马赛马拉就是天堂。

肯尼亚位于非洲东部,北连埃塞俄比亚、南苏丹,西接乌干达,南靠坦桑尼亚,东邻印度洋,赤道线从南部穿过,是东非大草原的主要国家。肯尼亚的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是东非最大的动物保护区,面积达1670平方千米,幅员辽阔。每年7月底至8月底,随着旱季的来临,数以百万计的角马、斑马、羚羊、大象等食草野生动物就会组成一支支迁徙大军,浩浩荡荡地从坦桑尼亚的赛伦盖蒂国家公园,向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自然保护区进发,寻找充足的水源和草料。

图片 6.jpg)

图片 7

魅惑诱人的东非大草原早晨。

图片 8

摄于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大门

图片 9

图片 10.jpg)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大门

这是一段3000公里的漫长旅程,动物们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出发才能顺利完成使命,途中不仅要穿越狮子、猎豹埋伏的草原,还要跨越布满鳄鱼、河马的马拉河,
有大批的角马、斑马将死在路上,但同时也将有大批小生命在旅途中诞生。在迁徙途中,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狂野、惊险、悲壮、残忍的瞬间被演绎得淋漓尽致。

图片 11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守卫

这也是自然界最伟大的迁徙旅程,东非大草原上最壮丽的生命奇观。

图片 12.jpg)
 
图片 13

位于肯尼亚东南部与坦桑尼亚交界处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堪称肯尼亚野生动物园的“王中王”。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这个时间段,各路追寻大迁徙的英雄齐聚肯尼亚。有航拍的、、、

图片 17.jpg)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守卫

图片 18

图片 19
 

马赛马拉国家公园的守卫

有陆拍的、、、我是属于后者,被关在车笼子里。

推荐东非优秀地接社:   辉煌游猎旅游公司(Glory
Tours & Safaris Ltd)
  成立于1980年,总部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在蒙巴萨岛设有办事处,专营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的游猎旅行。特惠套餐:肯尼亚野生动物游猎之旅(6日5晚),优惠价:1110美元/人。
  电话:+254 20 8000415/6
  手机:+254 725 497815
  Email:Holidays@GlorySafaris.com

非洲狮

中国中央电视台从2012年7月开始播报大迁徙,前年从7月29-8月10日,再一次专题全程直播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

非洲五霸之一——非洲狮。

图片 20

图片 21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坦桑尼亚东北部及东非大裂谷以南约160公里,赤道与南纬3度之间,与肯尼亚南部交界,是非洲最高的山脉,其中央火山锥呼鲁峰,海拔5,892米,是非洲最高点,山顶终年积雪,素有“非洲屋脊”之称。

非洲狮

但是近年来冰川消融现象很厉害,7月20日傍晚我在肯尼亚安博塞利国家公园拍摄大象迁徙,一群大象从雪山下走过,山顶的积雪只剩惊鸿一蹩了。

非洲狮

图片 22

非洲五霸之一——非洲象。

大象们的迁徙威武豪迈,狮子、猎豹很难奈何它们,除了大自然灾害,或许它们唯一的天敌是人类。

非洲象 图片 23

图片 24

非洲象

每年都有大量偷猎象牙者被抓获,象牙走私的需求大都在亚洲。

非洲象

图片 25

黑犀牛

图片 26

非洲五霸之一——黑犀牛。

角马是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的主力,它们拥有几百万只庞大的部队,团队意识强。

图片 27

图片 28

黑犀牛

迁徙的角马奔跑起来像冲锋的战士,气吞山河。

黑犀牛

图片 29

猎食的幼狮

外形硬朗,皮肤深褐,脖子下挂满鬃毛,在旱季的金色草原上驰骋,构成一幅天然的油画。

为幼狮警戒的非洲母狮。

图片 30

分食角马的非洲幼狮。

斑马的数量没有角马多,且胆小谨慎,它们往往会加入角马队伍,依靠大集体的力量迁徙。

图片 31

图片 32

分食角马的非洲幼狮

但它们独特的斑纹会在单调的荒原上画出一道道靓丽的斑马线。

猎食的幼狮

图片 33

警戒的母狮 图片 34

迁徙是食草动物们的壮举,它们从南部坦桑尼亚的赛仑盖蒂千里奔袭,要跨越和肯尼亚的交界的马拉河。“T”一边是坦桑尼亚,“K”一边是肯尼亚,边境就这么简单。

为幼狮警戒的非洲母狮

图片 35

警戒的母狮

马拉河就像迁徙途中的一道天堑,河水深处漫过动物们的身躯,河里盘踞着饥饿的大型野生动物。

长颈鹿

图片 36

马赛马拉草原上的长颈鹿。

伪装得像石头的非洲鳄,猎物到来时会发出突然袭击,先用长而有力的尾巴将其扫如水中,进而用嘴将其拖入水下溺死。凶悍的大口可以吞噬一只小角马。

图片 37

图片 38

草原上的长颈鹿

河马虽然吃草,但经常会为争夺地盘打的不可开交。河马的大口像一道门,吼声如雷,角马们过河时常常被吓倒。

长颈鹿

图片 39

非洲鸵鸟 图片 40

图片 41

非洲鸵鸟

长颈鹿尽管比较优雅,但奔徙起来也烽烟滚滚。

非洲鸵鸟

图片 42

狒狒 图片 43

它们脖子较长,食肉动物不太容易够得着它的要害,但是长颈鹿一旦倒下,就很难站起来了。

狒狒

图片 44

狒狒

黑斑蹬羚也加入迁徙行列。

斑马母子 图片 45

图片 46

斑马母子

黑面狷羚让你看不清它的脸。

斑马母子

图片 47